说对方“被盗精液”律师张勇曾子峰“天师”(


Img390366706.jpg 

张勇,律师事务所网站截图

这位19岁的女大学生小梅(化名)被一位男友要求聘请律师,但她遭到办公室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性侵犯。

当被告张勇因强奸罪被审判时,他说,在事件发生期间,他犯了罪并停止了自慰。小梅手工拿走了他的精液。

最近,一审法院不接受张勇的辩护,企图强奸并判处他四年徒刑。

受害者被迫作为一名律师手淫

2012年6月,19岁的女大学生小梅被男友殴打。两人来到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北苑律师事务所(屯门校区),并委托律师事务所张勇董事与殴打方进行谈判。赔偿很重要。

小梅说,2012年9月13日下午,张勇打电话到律师事务所讨论此案,要求赔偿2000元。当她离开张勇的办公室并准备取款时,张勇抱着她,认为这是“礼貌”,她并不在意。同日17点,她接到张勇的另一个电话让她去办公室。

小梅说,她进门后就给了张勇这笔钱,但另一方关上了门,冲了过去抱她。她喊道:“你和张律师做什么?”结果,张勇猛地捂住嘴说:“不要喊,原谅你,不敢起诉我”,并说只要他和他有关系,他就会帮助诉讼。随后,张勇向她的身体向下移动并强迫关系。与此同时,由于她在挣扎,张勇无法建立关系并开始强迫她进行手淫。

那天晚上7点,小梅去了海平北太平庄派出所报案。

当年10月24日中午,张勇到案。

检察官Victim jeans检测到残余物

张勇去了案子说,事发当天下午15点和17点,他和小梅见了两次,一次吻了吻,互相吻了一下。他用右手手淫,用左手触摸小梅。与此同时,他没有扮演小梅,而且他没有用身体的其他部位来触摸小梅。

案件未公开审理时,检察机关提交了法医证明,确认张勇留下了小梅牛仔裤和左撇子斑点,并在小梅的胸部和胸罩上发现了张勇的唾液斑点。

检察机关的诊断证明和受伤程度显示,小梅有多处软组织损伤,轻微受伤。

在法庭上,张勇推翻了以前的一些供词,承认最初的供述回避了事实,说他离美国很近,触及了另一方的敏感部分。那时,小梅打电话给处女告诉他。所以他停止了侵权行为并自慰了。这时,小梅手工拿走了精液。

被告辩称该判决不够充分。

法院认为,张勇没有立即停止犯罪行为,面对小梅强烈抵制未能强奸的行为。相反,他继续浪费他的性欲,他的行为并不是他自卫的悬念。此外,张勇认为,小梅是一名偷走精液的女性,因风险代理人而报案,城市更加深沉和报复。小梅不是一个贫穷的大学生,她的家庭也不穷。因此,张勇对小梅报告动机的判断是主观的,不够。